• 乐山大佛“出关” 九曲栈?#20048;?#26032;开放

    2019年04月02日07:35  来源:四川日报
     
    原标题:乐山大佛“出关?#20445;?#20061;曲栈?#20048;?#26032;开放

      大佛“出关?#20445;?#25972;装归来”迎接游客。使用川报观察客户端AR动新闻功能扫描图片,记者带你近距离欣赏大佛。记者 何海洋 摄

      4月1日,乐山大佛景区的九曲栈道和佛脚观光平台重新开放。记者 何海洋 摄

      闭关“体检”175天,“保养”脸部、“修缮”胸腹部——

      “平时很少来景区,听说‘大佛老爷’今日出关,我特地过来看看。”4月1日一大早,56岁的乐山市民张国际就来到了乐山大佛景区。和他一样兴奋的还有排队的游客,此前因“体检”关闭的九曲栈?#20048;?#26032;开放,游客终于能再次走到大佛脚面的观景平台,近距离看大佛了。

      开凿于唐代的乐山大佛,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。由于所处山体是质地较软的红砂岩,保护难度极大,新中国成立之后乐山大佛已进行了9次较大规模的修缮工作。2018年10月8日,乐山大佛胸腹部开裂?#20852;?#21306;域抢救性保护前期研究及现场勘测工作启动,在经历175天“闭关体检”后于今年3月底全面完成并拆除脚手架,乐山大佛终于“整装归来”。

      众所周知,石质文物保护至今仍是世界难题,尤其为这样一座“?#23588;?#22823;物”的世界遗产“体检”更是难上加难。这175天中,记者也多次走进现场,随着大佛“体检”项目负责人、中铁科?#24615;何?#21271;?#20309;?#20445;?#34892;?#21103;主任孙博的讲解,了解大佛“体检”的不容易和不一样。

      □本报记者 吴晓彤

      A 大佛“脸花鼻黑”用“蒸汽”去黑斑

      记者注意到,经过“?#24266;蕁?#21518;,乐山大佛“花脸”状况明显改善,“颜值”提升。可此前大佛额头、?#35762;?#33080;颊和鼻头的黑斑究竟是什么呢?在这次“体检”中,孙博和同事通过三维激光扫描仪对大佛全身进行高精度扫描,并取样?#27835;觶?#32456;于找到了主要“元凶”——生物病害,即地衣、苔藓等生物藻类、霉菌。

      “大佛头部、胸部都有保护层,保护层上附着的泥?#20102;?#28982;只有毫米级,但足够苔藓类植物生存。”孙博进一步解?#36864;擔?#29983;物病害问题?#36127;?#35206;盖大佛全身,“更令人惊讶的是,我们在佛体共发现了32科56种植物,从地衣到构树等高等植物,涵盖全套生态系?#22330;!?/p>

      病因找到了,还得对症下药。“这次脸部未添补任何材料,就和你们女孩做脸部SPA一样,只是擦脸、蒸面、打磨。”孙博作个比喻,为了清除黑斑又不破坏大佛脸部面层,10余个工人只能拿无纤毛巾一点一点为其“洗脸”。

      由于植物根系吸附能力比较强,传统的物理修剪方式往往治标不治本,团队还采用了“蒸汽法?#20445;?#20808;对其进行软化,再用砂纸挨个将地衣、苔藓轻轻打磨掉,“就像胶水粘信封,你直接撕开连信封也会撕破,但放在杯?#30001;?#29071;一会儿,操作会更简单。”他说,“暴力?#24179;狻?#24456;可能连植物带着大佛面层一起撕开。

      B多处“胸裂”起鼓 排水难题有新发现

      除了“花脸?#20445;?#22823;佛胸腹部多处起鼓并出现较长裂口,也是大佛本次“体检”的主要问题。景区管委会文物部门根据长期监测发现,有些部位已开?#21152;?#22823;佛基岩脱离,危及大佛本体安全和游客游览安全。

      “渗水”——这个从大佛建成之初就面临的问题,成了团队重点怀疑的原因。虽然建造者在不同位置都修建了排水槽、排水廊道等,但水害至今仍“威?#30149;?#22823;佛本体。为?#22235;?#21040;第一?#36136;?#25454;,团队在大佛本体埋设了4个探头,在获取岩体内部的温湿?#21462;?#28183;水、修复层及基岩的位?#39057;?#24773;况的同时,还要对大佛左右肩膀一直在渗水的排水口进行检测,“一个孔每天至少能接满1500毫升的水样取样瓶。”另一?#36824;?#20316;人员王海波,为了找出渗水与降水的关系,曾连续48小时待在肩膀处的脚手架上,每隔一小时取样记录一次。

      沿着天然山体凿刻而成的大佛,?#30001;现料?#25972;体?#38469;?#32418;砂岩结构,但不同的砂岩层之间又有30至50厘米厚的泥岩夹层,“砂岩渗水性强,而泥岩相对较弱,于是泥岩夹层反而变成了隔水层。”经过长期观察,孙博和团队发现,被泥岩夹层阻隔堆积的水,受前期修复时涂覆在大佛表面的修复材料阻碍,无法完全排出,再受温差、湿度差等影响,岩石就会起鼓或开裂。

      “目前这些都只是现场勘测的初步结论,接下来就对采集到的水害、植物病害等进行更系统的研究,为下一步乐山大佛整体保护方案提供一些?#38469;?#25903;持。”孙博表示,4月下旬,大佛保护专家团队将正式对外发布乐山大佛“体检”及抢救性保护工作阶段性成果。

      C“抢?#21462;輩兴?#21306; 修复材料用上新配比

      此次“体检?#20445;?#38500;了找到大佛渗水的原因、判断体内渗水的路径,还要对大佛胸部开裂?#20852;?#21306;域进行排险加固。“在路桥、隧道修建中遇到周边岩体开裂渗水的情况,?#36175;?#36807;打孔排水、加固等方式解决,显然这对文物保护并不适用。”孙博只能带领团队在修复材料配比上下功夫,“我们先对乐山大佛的前期修复材料进行替换和补强工作。”

      “前期修复材料的渗透系数可能太小了。”孙博建议添加石英砂等物质提高渗透性,再加入?#22270;?#27700;泥等提高强度,“如果渗透系数接近岩体本身,让它们更接近一个整体,外壳部分就不会开裂或者凸起。”

      修复材料既要满足渗透性和高强度,还要保证颜色的协调性,此次替换的混合捶?#36951;?#27604;就非常重要。为此团队反复试验,仅抹在岩壁上的材料试块就有近50种。“我?#21069;?#32769;匠人请到现场,发现过去材料配比?#38469;?#26681;据经验来的,接下来我们还将继续试验直到寻找到最佳配?#20581;!?#22312;孙博看来,这次确定的修复材料配比,能将过去经验性的东西转化为可保留的数据资料,为今后文保工作提供数据支持。

      如此一尊大佛,修缮得用多少材料??#23433;兴?#21306;域涉及大佛表面约72平方米,其中严重开裂?#20852;?#21306;域约20平方米,总共用了1620公斤材料。”孙博脱口而出。由于修复材料需要通过反复捶打混合,捶打得?#33014;?#26448;质才会更均匀,为此他们还专门研发了一台捶?#19968;?#19968;改过去仅靠“手工造”的局面。(吴晓彤)

    (责编:罗昱、高红霞)
    广西快乐双彩
  • 重庆时时彩助手安卓版 重庆时时走势图 3d走势图(带线专业版) 加拿大28坑了多少人 捕鸟达人单机游戏 全天老北京pk赛车计划 新时时定位振幅走势 吉林时时在哪购买 金鹰全天pk10计划 bet365体育博彩投注